82.日常琐事(1 / 10)

萨塞克斯宫起居室里, 埃斯特子爵正努力说服家人们来点热红酒。

这种在英国人看来稍显奇怪的习惯,也是埃斯特子爵从德意志带回来圣诞传统之一。

尽管德雷尔先生对这种做派颇有微词。

和大多数的管家一样,德雷尔先生一直致力于维系英式传统在这个家庭中的崇高地位。

但作为一名“绅士的绅士”,他还是尽职地将埃斯特子爵的要求转达给了厨房。并从自己掌管的酒窖中, 选取了年份合适的波尔多酒, 一并送去给了厨娘。

于是不久后, 看着男仆送来的, 这锅加入了肉桂、豆蔻和橙汁的热红酒,塞希利娅的眉头简直没有一刻放松过。

“您确定这样煮出来的红酒,风味真的绝佳?”她的语气中满是犹豫。

倒不是她天性就爱质疑自己的舅舅。

而是这锅被烹煮过的酒液,看上去简直像极了女巫用大锅熬制的蟾蜍蜥蜴汤。

连萨塞克斯公爵都罕见地面露难色, “这锅……这锅红酒, 真的不是开胃汤吗?”

埃斯特子爵的分享热情, 却丝毫没有因他们的打击而减退。

他继续孜孜不倦地劝说自己的亲属, “相信我!只要尝过一次, 你们就会对这个味道欲罢不能了。”

在他眉飞色舞的强力兜售下, 塞希利娅和外祖父还是勉为其难尝试了第一口。

出乎意料,和想象中的可怖口感不同, 这种清甜的酒液很快就征服了他们的味蕾。

肉桂和豆蔻的香味安抚着他们的肠胃。

而挥发得恰到好处的酒精,显然赋予了剩余的酒液独特的风味。

“或许这更适合拿来当餐前酒?”公爵提出了一些建议。

“我想今晚读书会上的女士们也应该会喜欢这个味道。也许我可以带一点去和女伴们分享。”塞希利娅倒也不吝惜对舅舅的肯定。

在不用上战场的年月里,贵族的职责之一, 不就是致力于创造和维系这些非实用主义的文化嘛。

志得意满的埃斯特子爵,当即决定要在奥尔马克俱乐部推广这种饮品。

“没准这会成为俱乐部饮酒文化上, 浓墨重彩的一笔!”

好吧, 看上去,他还是对自己酒水委员会主席的职务颇为认真。

“所以,你为你母亲挑好住所了吗?”品酒之余, 公爵也不忘过问一些家庭琐事。

是的,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尴尬原因,萨塞克斯公爵和奥古斯塔夫人在法律上已经是分居关系了。

而接受了议会分居补偿的奥古斯塔夫人,显然也不好光明正大地住在萨塞克斯宫。

但这次来伦敦,她无论如何也是要待到国王的加冕礼,以及自己的册封礼结束的。

考虑到她起码为期9个月的伦敦生活,为她寻觅一处舒适的住所,就成了迫在眉睫的事。

“我在格罗夫纳广场附近看了一圈,不过都不怎么满意。我正打算明天再去伊顿广场看看。”

比起那些设施陈旧的老街区,设计美观且街道整洁的贝尔戈维亚,显然更受埃斯特子爵的青睐。

只不过相较于排屋,他还是更想为母亲寻觅一处和她的苏格兰住所相仿的,带庭院花园的别墅。

毕竟作为邓莫尔伯爵小姐,奥古斯塔夫人也是从小养尊处优。

在菠萝对贵族来说都算个奢侈品的年代,她的父亲就不惜斥巨资为孩子们建造了一座菠萝园。

尽管被国王和议会判定为不合法的婚姻,让她和莫里家族的声誉蒙上了一层难堪的阴影。

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和萨塞克斯公爵分居,并和父母和解。

在邓莫尔伯爵的遗嘱中,她依旧拿到了原本为她准备好的5万磅嫁妆。

依靠着银行的利息,加上议会每年给她支付的4千磅津贴,在子女成年后,她在经济上就从未困顿过了。

所以在生活品质的选择上,她也从来都不会委屈自己。

考虑到母亲对园艺由衷的热爱,埃斯特子爵在为她找房子的时候,就不免要挑剔一番了。

见儿子有意亲力亲为,萨塞克斯公爵也打消了原本想让德雷尔先生负责此事的念头。

他转而过问起了自己的外孙女,“亲爱的,你那边又进展得如何了呢?”

“利奥波德真的会按你所说的去做吗?”埃斯特子爵也对这件事有些疑虑。

不过塞希利娅对此却并不怎么担心,“他没多少选择了。”

一直庇护着利奥波德以及萨克森-科堡的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以及他的母亲玛利亚皇太后都已经去世。

他的弟弟,现任沙皇尼古拉一世对萨克森-科堡家族可没多少好感。

在和罗曼诺夫家族的最后一丝情分都被消磨殆尽前,利奥波德必须为自己的将来筹谋。

放眼整个欧洲,英国政府的扶持,无疑就是他最好的助力。

而考虑到英国实力强大的海军,和英国隔海相望的比利时,显然就比隔了半个欧洲的希腊王国安全太多了。

何况比利时还远比希腊富庶。

但凡是个聪明人,利奥波德都势必会牢牢抓住这次的机会。

最新小说: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帝御无疆 等你上线 九幽天帝 旧日回响[废土] 校园超级霸主 这婚又不离了?! 厄难天书 陨落的大师兄 穿成炮灰被听心声:逆风翻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