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拉拢(1 / 2)

只是授予礼节性称谓, 而非授予实际爵位的话,众人面上也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满。

或者说,无论心底怎么想, 大家还是对这几位菲茨克拉伦斯家庭的成员表示了友好。

反正以威廉四世国王的身体状况而言, 他们能出入宫廷的时间, 至多也就三五年。

不过肯特公爵夫人的想法,显然和众人并不一致。

每当国王的私生子女们进入贵族成员专属的小客厅时, 肯特公爵夫人总会第一个率先转身离去。

当着众人的面, 国王和王后都并未对这种不加掩饰的鄙夷做出回应。

不过从坎伯兰公爵越发得意的神情来看,事情似乎朝着对他有利的方向发展了。

谒见厅里, 将一切收入眼中的埃斯特子爵, 忍不住对着外甥女抱怨, “……我简直不明白肯特公爵夫人究竟都在想些什么。她从科堡嫁过来的时候,是忘记把脑子一起写进陪嫁清单了吗?”

此刻, 这对舅甥正站在大厅的角落中,百无聊赖地观察着一切。

尽管目前,国王和王后对维多利亚公主依旧异常和蔼。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看在公主的份上,无限包容肯特公爵夫人的骄纵。

而哪怕国王无法剥夺维多利亚公主作为王位推定继承人的资格, 但国王还是能影响未来替她摄政的人选。

尤其在两个政党相持不下的情况下,国王完全可以对议会施加影响, 干涉摄政法令的签署。

“她太焦虑了, 生怕任何人影响到维多利亚公主的宫廷地位,活像一只守护幼崽的母狮。或许我们该派人,去和她的兄弟利奥波德沟通一下。”

塞希利娅并不认为肯特公爵夫人能听取外人的意见。不过换成一直对他们母女照料有加的亲属的话,或许那位公爵夫人能觅回一丝的理智。

自从先王乔治四世的合法独生女——威尔士的夏洛特公主难产而死后,她的丈夫利奥波德王子就促成了自己孀居的姐姐和肯特公爵的婚事。

由于多了这层关系,利奥波德王子一直定居在繁华的伦敦, 并未回到穷苦的科堡去。

失去了成为王夫的可能性后,利奥波德王子就将生活的重心转移到了照顾姐姐和外甥女上。

或者说,不单单只有他上心,其他的科堡成员也是如此。

毕竟维多利亚公主,现在已经是整个萨克森-科堡家族最大的指望了。

只要让他们明白局势的焦灼,相信他们总能找出办法劝解肯特公爵夫人的。

“每年5万磅的王室津贴呢!他也的确是时候为英国的未来做些贡献了。”

和大多数的英国贵族一样,埃斯特子爵也对利奥波德王子至今都拿着高额的王室津贴有所不满。

不过在塞希利娅决定插手这件事前,有人先伺机而动了。

贝德福德公爵的长子,威廉勋爵的父亲,塔维斯托克侯爵竟然面容扭曲地前来和他们搭话,“多么盛大华美的一场活动啊!埃斯特阁下……以及特兰顿小姐。”

塞希利娅和舅舅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狐疑。他们一时没猜出侯爵的意图。

不过埃斯特子爵毕竟有着出众的交际能力。

他面色自若地接过了对方的话茬,“您说得不错,的确十分盛大。让我想起了多年前汉普顿宫那次……”

他特意使用了冗长而无聊的话术,来陪这位侯爵聊天。

塞希利娅则维持着高贵疏离的姿态,只是随意附和了几句。

如果不是看在威廉勋爵的份上,她可不愿意在众人面前,太给塔维斯托克侯爵脸面。

“说起来,二位就不觉得命运不公吗?”或许陪着埃斯特子爵一直兜圈子,实在太为难这位侯爵的脑子。他终于压低声量,试图表达自己的真实意图。

“这又是从何说起呢?阁下。”舅甥二人依旧选择了装傻充愣。

侯爵望了望周围窥视的人群,拉着他们离开了谒见厅,找了个四下无人的小花园继续游说。

“埃斯特阁下不论父系还是母系,都可以追溯到德斯特家族。而特兰顿小姐的父系,又来自‘千年卡佩’。再怎么说,都比一个女演员的血统来得高贵吧?难道二位就要眼睁睁看着他们得到殊荣,而不去为自己谋求地位上的提升吗?”

舅甥二人心中都对侯爵的说辞不以为然。

血统?血统真能决定一切的话,斯图亚特王朝的詹姆士二世的子孙,也不会沦为“王位觊觎者”。坐在英国王座上的也就不是今天的汉诺威家族了。

不过埃斯特子爵依旧做出意动的样子,继续套对方的话,“您正好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可我和我的外甥女又不是正式的王室成员。我们哪里还敢奢求更多呢?”

见他这副情状,侯爵自觉找到了可乘之机,言语也越发慷慨激昂起来,“只要萨塞克斯公爵成为了汉诺威的国王,将一部分的汉诺威领土分封给二位,甚至强行将二位合法化又有何不可呢?”

闻言,埃斯特子爵无声翻了个白眼。接着作出了十分渴求的表情,示意侯爵继续往下说。

塞希利娅则抱着手臂,在一旁静静地欣赏舅舅的精彩表演。

最新小说: 帝御无疆 九幽天帝 等你上线 陨落的大师兄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这婚又不离了?! 旧日回响[废土] 校园超级霸主 穿成炮灰被听心声:逆风翻盘了 厄难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