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七月革命(1 / 3)

坎伯兰公爵的私下的密谋, 对塞希利娅来说,倒不算意料之外。

从中世纪到现在,不论是阿基坦的埃莉诺, 还是勃艮第的玛丽……几乎所有女继承人的财富和领地都会招致旁人的觊觎。

而无力保护自己的女继承人,更是大贵族甚至是王室虎视眈眈的对象。

只不过汉诺威王朝统治下的英国, 毕竟不同于王权集中的都铎时代。

即便坎伯兰公爵成功加冕为英国国王,他也很难去侵占特兰顿女伯爵的个人财富。

无非就是威逼利诱, 或者通过让塞希利娅和他的党羽缔结婚姻的形式,来合法转移她的财产。

只要有所防范,塞希利娅还是有足够的自信能保护自己。

然而罗斯柴尔德家族为什么也隐隐反对坎伯兰公爵, 这就耐人寻味了。

内森男爵的话也只是点到为止。

这只过于圆滑的狐狸, 并不会让自己和身后的家族过多牵扯其中。

不过他的做法倒是给塞希利娅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

塞希利娅同样可以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给反对坎伯兰公爵统治的权贵们提供一些助力。

在谢过对方的提醒过后。塞希利娅思量了一会儿,并给对方提供了一个数字,“25万磅。假如坎伯兰公爵继续打听我的存款数目,您可以隐晦告知于他, 我在贵行还有25万的现金存款。至于普鲁士债券……还请您继续保密。”

内森男爵有些欲言又止,“以坎伯兰公爵一贯糟糕的财务状况, 哪怕只有25万磅,他也很可能会对您施压。”

塞希利娅则已经有所打算了,“横竖他已经盯上我了。数目太少是无法令他深信不疑的。顺带一提,不出两个月,我就会在贵行提走25万磅的现金。还请您提前嘱咐一下贵行的经理。”

刚好可以拿这笔钱完成对库茨银行的第一期注资。

库茨银行目前的股本是100万英镑。这就意味着,作为合伙人且要拥有近一半股权的塞希利娅同样要注资近100万磅。

等扩充库茨银行股本的许可申请下来,相关的股权协议也签订好后。从9月份到明年1月份,塞希利娅的代理人就会每个月向库茨银行注入20万磅的现金。

不算终身年金和到今年年底约29万磅的普鲁士债券利息,她在巴林银行和罗斯柴尔德银行还分别有25万磅的存款。

加上年底英格兰银行要支付给她的58.7万金磅, 以及她手头7万磅的票据,应付对库茨银行注资和收购赫顿煤炭的股份算是绰绰有余了。

与其被坎伯兰公爵觊觎,不如拿这笔钱去生钱。

低声和内森男爵商议了几句后,他们这才继续去观赏热带植物。

“我正准备慢慢培养长子莱昂内尔接手银行业务。以后关于普鲁士债券的日常事宜,您的代理人可以直接找他对接。”内森男爵委婉向塞希利娅告知了罗斯柴尔德银行未来的管理者。

听到这话,塞希利娅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刚刚看到的那个青年。

和一眼就能看出明显犹太人特征的内森男爵相比,莱昂内尔显然更接近传统英国人的长相。

和大多数漂亮的英国青年一样,他的脸部轮廓线条十分流畅,皮肤也很白净。金褐色的头发也被打理得很好。

反倒不像传统的犹太人那样,有着深深的眼窝和状如鹰钩的鼻梁。

或许他更随母亲?

据说内森男爵的妻子就是一位传统英国商人的女儿。只不过对方在婚后改信了犹太教。

如果非要从莱昂内尔身上挑出什么错来,那无非就是他看上去太过年轻,以至于尚未拥有接手一家大型银行所需的沉稳。

“我倒觉得您还可以在旁多指点他两年。您总不至于在60岁后就退出家族生意吧?要知道这家银行了可离不开您啊。”塞希利娅随意恭维了两句。

闻言,内森男爵也只是笑笑。

只不过他的笑容中的一丝僵硬,还是被敏锐的塞希利娅捕捉到了。

见时间差不多,塞希利娅他们也去和艾米丽一行人汇合了。

艾米丽小姐依旧维持着端庄淑女的姿态,时不时照顾一下身旁怯懦的夏洛特小姐。

有陌生男子在侧,夏洛特总免不了有些拘谨。

而莱昂内尔先生则是从头到尾表现得绅士无比,看不出丝毫的逾矩。

察觉到夏洛特小姐的拘谨后,他甚至主动和女士们保持了正常同行者以上的距离。

面对塞希利娅偶尔的问询,他也总能无比从容地应答。

逛完了大半个植物园后,罗斯柴尔德的父子俩,很快同位女士礼貌告别了。

留下塞希利娅和艾米丽,以及被一丛热带植物吸引了注意力的夏洛特,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去。

艾米丽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心上人的俊美容颜和翩翩风度。

夏洛特正有一句没一句地附和着她对莱昂诺尔的赞美。比起陌生的男子,她更喜欢去研究陌生的植物。

而塞希利娅则驻足看着这对父子的背影。

年轻挺拔的儿子,和因衰老而略显佝偻的父亲。

一时间,塞希利娅又联

最新小说: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帝御无疆 等你上线 九幽天帝 旧日回响[废土] 校园超级霸主 这婚又不离了?! 厄难天书 陨落的大师兄 穿成炮灰被听心声:逆风翻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