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赛马会(1 / 3)

转眼间就到了古德伍德杯的开幕式当天。

作为一项历史悠久的古老活动, 英格兰的赛马会对观众的着装也做了一定的要求。

不论男女,出席赛马会的时候都应该穿晨礼服,并戴帽子。连孩童也是如此。

塞希利娅今天在舅舅的指点和伊莱莎的帮助下, 穿上了一条淡蓝色的塔夫绸裙子。金色的鸢尾花被平织在裙子的纹路中。而她的头上则戴上了一顶同色系的帽子。

狄更斯也在男仆的帮助下穿上了深褐色的晨礼服, 并戴上了同色系的高礼帽。

当他们俩看到彼此的穿着时,都不由得相视一笑。太过正式的衣服放在孩子身上,总感觉像是小孩在偷穿大人的衣服。

“查尔斯, 说真的,今年的最佳穿着,我肯定投你一票。”

赛马比赛往往也会伴随着着装的评审活动。场上飞速疾驰,场下争奇斗艳。这也不失为一种生活的幽默。

面对塞希利娅的调侃, 狄更斯已经练就了镇定自若的本事。

“请放心, 塞希利娅小姐。我会联合因弗内斯庄园的众人, 一起投您的票。”

准备就绪后,塞希利娅带着狄更斯和舅舅汇合了。萨塞克斯公爵则受邀前往主席台观赛,说不定还要颁发一两个奖项,所以就不和他们一块儿坐了。

他们抵达观赛棚区的时候,已经陆陆续续有不少观众前来了。

里士满公爵夫人给他们预留了贵宾席。这位夫人今天也是一刻都不得闲。她除了招待客人外,还得随时维持美丽优雅的姿态以便争取最佳着装奖。

塞希利娅他们落座不久后,埃斯特子爵的男仆艾伦就来汇报今天各匹参赛马的赔率。

作为这次比赛的热门选手, 斯塔福德侯爵家的马赔率不算很高,似乎大家都笃定它能赢得奖杯。

反而是里士满公爵家的马赔率极高。一般来说, 这也代表着大家都不太看好它夺冠的可能。

场下的埃斯特子爵蠢蠢欲动, 他试图继续说服外甥女借钱给他下注。

“不许赌马!”塞希利娅斩钉截铁制止了舅舅的小心思。

恼羞成怒的子爵对上了狄更斯亮晶晶看热闹的眼神。

“不许赌马!”他模仿着外甥女的语气同样对着狄更斯重申禁令。仿佛这样就能找回一点成人脆弱的自尊心。

“您大可以放心,我的勋爵。我口袋里的那几个子,保准比您的还少。”

经过多日的相处,狄更斯在这个没什么贵族架子的子爵面前, 也不由得放松了下来。他甚至还能和对方说一些俏皮话。

狄更斯将心比心的真诚没能宽慰到子爵。相反,他受的打击更大了。

所以说,连刚到这个家不久的狄更斯都意识到了他糟糕不已的经济状况了?

而狄更斯过分真诚的话也传递出了一个微妙的认知。他并不觉得周薪2磅的他,口袋里的钱不能拿来和一个成年子爵口袋里剩余的钱进行比较。

子爵绝望地思考着,然后悲观地得出一个结论。贫穷小可怜狄更斯的收支平衡能力,还真是比他好上无数倍。

这小子一准把所有钱都攒下来了。

备受两个小孩打击的子爵痛苦地捂住了脸。直到赛马比赛开始时才放下来。

在正式的比赛开始前,观众席就被填满了。

贵族夫人们大多戴着精致的羽毛帽。那上边的羽毛正和场地内的旗帜一起随风摇摆着。她们精致的欧根纱裙摆从嫩绿的草地上轻盈掠过。在正午过分炙热的阳光下,一切仿佛都像一场浮华的幻梦。

这样的场景被深深烙印在年幼的狄更斯脑子里。

德文郡公爵在主席台上作了今年的开场致辞。不过狂热的观众们,似乎都没太在意他再次强调的赛马规则。

只有克劳迪家的男人们在心里暗自发笑。他们已经迫不及待要收割胜利的果实了。

被不同颜色的制服包裹住全身的骑师们,骑着高大俊美的英国马出现在了草地中央。

第一场的跑圈赛是大家都最为关注的。随着裁判一声鸣枪,专业的骑师们引导着这个国家最优秀的那批赛马,开始在场内角逐。

比赛一开场时,斯塔福德侯爵家的‘短斗篷’就一马当先,里士满公爵家的‘劲风’也紧随其后。

在过弯时,‘劲风’的优势显现,超过了‘短斗篷’。

但在直道上,‘短斗篷’又追了上来,两马并驾齐驱。

场内的气氛焦灼了起来。

终于到冲刺时,‘短斗篷’突然发力,最终甩开‘劲风’率先越过了终点。

场内一片欢腾,看来有不少人都押中了。塞希利娅他们一行人也跟着鼓掌庆贺。

好戏才刚刚上演呢。

由于‘短斗篷’本来就是这次的热门,所以场内的观众们都在等着主席台那边公布比赛结果,好去领取自己赢得的回报。

这次的比赛结果看上去没什么可争议的,主席台那边应该很快就能出结果。

但随着时间慢慢推移,主席台那边却迟迟没有动静。

场内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了。

在事态进一步扩大前,主席台那边终于公布了比赛结

最新小说: 陨落的大师兄 校园超级霸主 等你上线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旧日回响[废土] 穿成炮灰被听心声:逆风翻盘了 厄难天书 帝御无疆 这婚又不离了?! 九幽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