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花 > 玄幻魔法 > 19世纪女伯爵的日常生活 > 古德伍德庄园+入V公告

古德伍德庄园+入V公告(1 / 2)

从萨塞克斯郡东部的因弗内斯,到西部的古德伍德,只需要花费四个小时。

鉴于这次是受邀前去拜访,因弗内斯一家人并未兴师动众。随行人员只有马夫和六位贴身的仆人。连行李也只装了半个马车。

由于这次萨塞克斯公爵是以私人身份拜访古德伍德,为了低调出行,他们甚至没有使用带有王室公爵标识的马车。而是选择了有埃斯特子爵个人纹章的马车。

作为先王乔治三世还头脑清醒时,唯一还算得上“体面”的男性孙辈,埃斯特子爵被祖父特许使用君主之孙的纹章。不过在他的纹章周围要加上红白相间的条纹,以和君主真正的合法孙辈做区分。

因弗内斯庄园的车队在下午抵达了奇沃斯特小镇。这座离古德伍德庄园最近的小镇,每年的这个时节都会挤满了各地慕名前来的游客们。

各式各样的马车汇聚在一起,将道路塞得水泄不通。在治安官和警督的努力维持下,道路才又重新恢复了秩序。而在混乱的人群中,塞希利娅则依稀看见了卡文迪许家族的家徽。

因弗内斯庄园的车队继续沿着绿茵小路前行了5英里左右,才终于抵达了古德伍德庄园。

刚从马车出来,映入塞希利娅眼帘的就是一幢摄政风的建筑。十二根石柱装饰的门廊和铜制的绿色屋顶,都在彰显着设计师独特的风格。而空气中清新怡人的木兰香气,则在暗示庄园的主人同样拥有着不俗的品味。

这座初代里士满公爵的狩猎小屋,经过几代的扩建后,已经变成了一个气势恢宏的建筑群。

第五代里士满公爵已经携同公爵夫人在大门外恭候他们的光临了。

公爵夫人今天穿了一条闪缎裙子。这条裙子很好地搭配了她脖颈间的珍珠项链。公爵夫人高贵柔和的气质被发挥得淋漓精致。

第五代里士满公爵在体型上和他的夫人一样富态。但不同于夫人的温柔亲切,公爵看上去显得十分板正严肃。

这对夫妇先是向身为王室成员的萨塞克斯公爵行礼。

接着夫人又为丈夫介绍了塞希利娅。

“哦,我亲爱的塞茜,你真是越来越可爱迷人了。我简直等不及要带着你去入宫陛见了。”

塞希利娅用端庄优雅的微笑接收了公爵夫人对她的称赞。接着又用同样夸张的修辞赞美了夫人今日的光彩照人。

里士满公爵默默看着女士们的互相恭维,似乎并不想掺和其中。

至于埃斯特子爵,只能说,用不着互相介绍了。他和包括里士满公爵在内的大多数英国贵族都是老熟人了。

在问候完这些老朋友后,公爵夫人的目光自然而然转向了她唯一陌生的新面孔。

“这个小家伙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塞希利娅正想开口,萨塞克斯公爵却打断了她。

他用慢条斯理的语气说道:“请容许我来向夫人介绍,这是我一位老友的孙子,查尔斯·狄更斯。”

狄更斯也跟着问好,“很荣幸能拜访您的庄园,我尊贵的殿下。”

经过德雷尔先生多日的培训,狄更斯在礼仪方面可以说是无可挑剔的了。

萨塞克斯公爵并没有就狄更斯的身份过多展开。但对里士满公爵夫人来说,王室公爵这样的表态就能很大程度上影响她对狄更斯的态度了。

而“狄更斯”这个在英格兰贵族圈子里稍显陌生的姓氏,则让公爵夫人有了个隐秘的猜想:是否狄更斯是某个苏格兰家族的分支,甚至是塞希利娅外祖母那边的亲戚?

她开始在脑子里盘算:都柏林那支狄更斯家族她倒是听过,苏格兰有没有同姓的一支分家呢?她有些记不清了。

在整个寒暄的过程中,里士满公爵大部分时候都以沉默的姿态任由妻子主导着话题。

古德伍德的装饰风格要比因弗内斯来的奢华。而且这是塞希利娅第一次去别的庄园做客,她对眼前一切都感到陌生和新奇。不过他们的正式参观可能要到晚餐后,或者明天了。

他们的房间都是女主人提前安排好了的。

考虑到客人的旅途劳累,公爵夫人并没有拉着他们去会客厅聊天。而是很快安排仆人领着萨塞克斯公爵以外的客人前往专属的客楼。

她则亲自领着公爵去主楼的特别套房。

说起来,里士满公爵夫人还有些遗憾。倘若这是一次正式的皇室访问,而非公爵的私人行程。这个套房以后就能以一位血亲王子的名义命名了。

塞希利娅和狄更斯被安置在西侧的儿童区域,而埃斯特子爵则要被领到东侧的男宾区。

在客人们离开主楼前,塞希利娅忽然意识到,里士满公爵本人在整个接待过程中说的话统共不超过十句。这其中还有七句是对着王室公爵说的。

这个认知显然让塞希利娅觉得很有趣。在转过身背对着主人家后,她再也忍不住脸上的笑意了。

而一旁的狄更斯简直不明就里。他摸了摸脑袋,困惑地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塞希利娅小姐为什么突然发笑。

塞希利娅得到了一个她喜欢的绿色天鹅绒套房。这个客房不仅考虑到了她喜欢的颜色,而且显然经过了精心的设计。

房间里不仅有单独

最新小说: 校园超级霸主 这婚又不离了?! 帝御无疆 等你上线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穿成炮灰被听心声:逆风翻盘了 九幽天帝 陨落的大师兄 厄难天书 旧日回响[废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