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拍内幕(1 / 2)

伯林顿家的马车上,年幼的泽维尔正乖巧坐在祖母身边。听她抱怨着歌剧院空气如何糟糕。

受限于继承法,与爵位绑定的地产自然没有他们这些旁支的份。

在这种情形下,老伯林顿伯爵夫人俨然是众人争相讨好的对象。谁让她拥有一大份地产作为陪嫁呢。

看着伯母们眼中充斥着不屑,却又不得不做出迎合祖母的姿态。堂哥堂姐们明明很不耐烦,却还要依偎着祖母,顺带做出一副对他很友善的模样来。

泽维尔只觉得,这世界真有意思。

在周围大人们间或几句的闲聊中,他状似无意地收集起了自己需要的信息。

原来今晚夏维勒家族的珠宝,并未落入塔维斯托克侯爵手中,而归属于考珀尔伯爵夫人。

想到近期德文郡公爵和考珀尔夫人在那位卡洛琳夫人身上起的争执。

泽维尔很快就明白过来,塞希利娅很可能以拒绝德文郡公爵帮助卡洛琳夫人回归社交圈的请求作为交换条件,让考珀尔伯爵夫人帮她拍下属于夏维勒家族的冠冕。

布置陷阱的人针对的就是塞希利娅和她的财富。在萨塞克斯公爵未到场的情况下,陪同塞希利娅的埃斯特子爵又是个花钱没数的人。

这显然令他们放松了警惕,认为一个被娇纵着长大的女继承人,会一步步走入他们的陷阱中。并出于维护家族名誉,在他们的恶意竞价中失去理智,用几倍的价格拍下珠宝。

谁也不会猜到塞希利娅竟然痛快放弃对家族珠宝的竞拍。而做事一贯随心所欲的考珀尔伯爵夫人会突然加入竞拍,并成功得到夏维勒家族的冠冕。

不过此时对那些对塞希利娅满怀恶意的人来说,他们的计划也并非全然失败。

塔维斯托克侯爵最终之所以痛快放手,也是抱着自认为成功为难了塞希利娅的心理。

他不会猜到塞希利娅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泽维尔甚至有些期待,侯爵发现自己被耍时的脸色。

欣慰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他承认他确实又一次小看了塞希利娅。这种对同龄人智慧的新奇认知,让他似乎消弭了一些隐藏在心底的阴暗情绪。

面对塔维斯托克侯爵不带掩饰的恶意,萨塞克斯宫方面似乎并不想保持沉默。

在第二天的时尚报纸头版,就刊登了夏维勒的冠冕物归原主的新闻。消息是从萨塞克斯公爵的私人秘书那里传出的。

据说有好事的小报记者,试图采访在竞拍夜“写错价格”的塔维斯托克侯爵阁下。并招致了那位阁下极端粗鲁的对待。

愤怒的记者们联合起来。在连续三天的《伦敦生活报》头版,刊登了对塔维斯托克侯爵的讽刺版画。

而萨塞克斯公爵殿下似乎在一次晚宴上不经意间和侯爵的父亲贝德福德公爵谈起了这件事。

颜面尽失的侯爵最终只能在父亲的勒令下选择去欧洲大陆暂避风头。

但直到事情发展到这里,泽维尔依旧没想通。塞希利娅为什么要花高价拍那套钻石首饰?

直到几天后,议会给新任特兰顿女伯爵购置领地的津贴数目成为了众人所议论的焦点。

议会给出了七万五千磅的一次性津贴。

在乔治四世国王陛下的慷慨建议和辉格党的支持下,塞希利娅所得到的津贴比原先所有人以为的数额还要高两万五千磅。

这笔津贴由王室的地产收入中拨出。

在如今的大不列颠,这些王室地产都由政府打理,用来支付联合王国王室以及部分特殊贵族的津贴。连国王也只能每年从议会中领取固定津贴。

对于这些地产收入的使用,国王陛下也仅有建议权,而非支配权。不过在辉格党主要成员和国王陛下都一致认可的情况下,议会很快支付了这笔津贴。

而当乔治四世国王陛下的情妇科宁厄姆侯爵夫人,带着一套令人炫目的钻石首饰出现在白金汉宫。并且原本隐隐倒向托利党的国王陛下,又转而在托利党与辉格党之间保持中立时。最近所有围绕着那场珠宝拍卖会的神秘谜团,似乎都有了答案。

这套原属于波利娜·波拿巴的首饰,据说是由新任的特兰顿女伯爵送给自己的姑祖母爱丽丝公主。而公主又转送给了身为长兄的国王陛下。这种基于血缘的馈赠谁又能有所置喙呢?

至于国王陛下把这份珍贵的礼物送给了他的王后或是情妇,就不属于臣下干涉的范围了。

泽维尔很容易就看清身为辉格党政治顾问的考珀尔夫人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对泽维尔来说,他唯一的疑问就是,这一切是出于塞希利娅自己的筹划布局,亦或是萨塞克斯公爵殿下在背后操纵着一切?

可惜短时间内,他无法知道答案了。

在来回几次的商量下,萨塞克斯公爵的财务秘书,针对伯林顿伯爵夫人作为嫁妆的部分地产,给出了七万英镑的估价。

伯爵夫人最终在丈夫和儿女的劝说下,接受了这个价格。得到议会津贴的塞希利娅也有了充足的交易资金。

在双方都有意愿的情况下,地产很快被过到了塞希利娅名下。连同她原本在特兰顿的庄园一起,构成了夏维勒英国分支的家族领地

最新小说: 陨落的大师兄 校园超级霸主 等你上线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旧日回响[废土] 穿成炮灰被听心声:逆风翻盘了 厄难天书 帝御无疆 这婚又不离了?! 九幽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