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拍卖会(1 / 2)

沉溺于爱情中的男人是很难保有理智的。尽管塞希利娅一再劝说自己的舅舅不要把钱全花在情妇上,她还是从管家德雷尔先生那里打听到,朱丽小姐的账单被一次性付清了。

很好,加上之前在赛马会和牌桌上输掉的那部分钱,今年刚过半,我们的埃斯特子爵就花完了5千磅。再这样下去,他就要举债度日了。

人的悲喜并不相通。在埃斯特子爵开始为账单发愁的时候,塞希利娅却开始因为钱多而发愁。

关于塞希利娅所继承的庞大财富,尽管由于保密合同,她的银行经理人不会对外透露具体数目。

但她母亲卡洛琳20万磅的嫁妆,在当初也是在上流社会引起了一阵轰动的。

从伯林顿伯爵夫人亲自上门试图交易就可以看出,关注着塞希利娅,或者说关注着她资金去向的人,可不在少数。

从她授封女伯爵的第二天起,各种拍卖会的邀请函就几乎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萨塞克斯宫。

如果说大部分的艺术品拍卖会都将萨塞克斯公爵视为狩猎目标的话。那么这个会有夏维勒家族曾经的家传珠宝出场的拍卖会,就是瞄准塞希利娅来的。

或许有人想试探,未成年的塞希利娅,对遗产有多少支配权。

作为曾经被拿破仑没收了大部分领地和财产的流亡贵族之家,夏维勒家族也曾典当过大批珠宝。用以维持贵族的体面和奢侈的生活。

在生活面前,所有旧贵族的名誉和骄傲,都是不堪一击的。

幸而夏维勒家族还是依靠着珠宝和部分能收回的海外投资维持了下来。并追随波旁王室度过了在英国流亡的艰难岁月。

他们对波旁王朝的忠心得到了回报。在波旁王室的权势得以恢复后,塞希利娅的叔叔们都几乎在法兰西的政府或宫廷里担任要职。

大部分东山再起的家族都会致力于赎回被卖掉的珠宝,仿佛这样就能重塑家庭的荣光。

在塞希利娅父亲奥普林侯爵在世时,就陆续收回了很多家族珠宝的所有权。而塞希利娅也确实有意延续这个传统。

这场在考文特花园举行的秘密拍卖会,至少会拍卖两顶夏维勒家族曾经的家传冠冕。

这种拍卖会不会被委托给苏富比或者克里斯汀之类的拍卖行。而是会让拥有一定社会声誉的中间人作为担保,在一场歌剧的掩护下秘密进行。

这次拍卖会的中间人则由第五代里士满公爵夫人担任。

珠宝会由几位上流社会的名媛向众人展示。买家大可以在观看歌剧的间隙,向中间人包厢提出自己的报价。每位买家针对同一件珠宝都只有三次报价的机会。

这样可以避免卖家由于出售珠宝而玷污家族名誉。也避免买家由于公开竞价而承担意气之争带来的不必要损失。

歌剧院并不是一个小女孩能独自去的地方。在征得萨塞克斯公爵同意后,塞希利娅准备带着她的监护人埃斯特子爵一起去考文特花园。

至于萨塞克斯公爵,作为艺术学会主席,他则要去主持艺术学会的沙龙。

被临时安排了带小孩任务的埃斯特子爵很是不满,他原本要带他心爱的朱丽小姐去参加舞会的。

“演的什么剧目?”

“费加罗的婚礼。”

“我浪费一个本应快乐无比的夜晚陪你,你就带我去看这个?”

“在我从你的嘴里听到任何拒绝的单词前,请你考虑一下你今年所剩无几的年金。”

“费加罗的婚礼,其实是一个挺好的剧目!真的,我简直百看不厌。”

塞希利娅再一次为自己舅舅那见风使舵的高超艺术和灵活的底线发出赞叹,“你真适合搞政治。”

“不过在去歌剧院前,我们还需要再去找一个人。”塞希利娅示意舅舅让车夫停一下。

“谁?”在埃斯特子爵看来,不过就是参加一场普通拍卖会。

今晚的考文特花园过于热闹了,剧院外停满了马车。塞希利娅他们只能打发车夫去别的地方转转,等歌剧结束后再来接人。

就在埃斯特子爵刚领着外甥女迈入剧场大门后,原本吵闹嘈杂的人群似乎瞬间安静了下来,那些刚刚还热烈的交谈被抛之脑后。大家视线的焦点都集中在了塞希利娅的脸上。

只能说塞希利娅的外貌完美符合了所有人对一位女伯爵的全部想象。上天赋予了她如同白瓷一般细腻光洁的肤色,和精致柔和的眉眼。

或许是她身上一半的法国血统作祟,当她纤长的睫毛轻轻上下颤动的时候,全场的呼吸声似乎都停了一瞬。

今晚的塞希利娅是美丽的、稚嫩的,同时也是高傲的、淡然的。她的目光不曾在周围的任何人身上停留,但这种淡然却让大家对她的好奇愈演愈烈。

不过出于上流社会的社交规则,在没有引荐人从中介绍的情形下,下位者是不能主动和上位者搭话的。只有小部分人能期待凭借跟埃斯特子爵的友谊,获得跟塞希利娅这位新任女伯爵说话的机会。

埃斯特子爵并不打算为外甥女引荐他那些风月场上的朋友们。他领着塞希利娅直接去了里士满公爵夫人的专属包厢。

公爵夫人是个有些富态的中年女人,她

最新小说: 校园超级霸主 这婚又不离了?! 帝御无疆 等你上线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穿成炮灰被听心声:逆风翻盘了 九幽天帝 陨落的大师兄 厄难天书 旧日回响[废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