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花 > 玄幻魔法 > 19世纪女伯爵的日常生活 > 来自伯林顿的“新朋友”

来自伯林顿的“新朋友”(1 / 2)

对一名刚被册封的女伯爵来说,什么才是最有趣的事情呢?

如果让塞希利娅来回答,她一定会说,当然是给自己设计纹章了!

作为一门传统古老的学科,纹章学在这个时代已经失去了中世纪的荣光。

但对塞希利娅来说,如同推理游戏一般,从一枚小小的家徽上推测出一个家族在上千年历史中留下的神秘烙印,就如同在历史的海洋中收集蚌类。只要足够耐心,总能发现隐藏在其中的珍珠。

而现在,她要创造属于自己的纹章,或许它们只能传一代,如果她坚决不婚的话。

但考虑到目前夏维勒家族的英国分支只有她一个人,可以说她自己构成了一个新的家族,这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特殊标志。

埃斯特子爵立刻对她的想法表示了强烈的支持。

“我并不是对你原来的纹章有什么歧视,但你知道,那确实太……太法式了。”

哪怕在脑海中稍微回忆了一下塞希利娅原有的纹章图案,埃斯特子爵都觉得自己的大脑受到了攻击。

夏维勒-卡尔戈莱家族,塞希利娅的本家,是源于法国本国的夏维勒家族,和来自西班牙的卡尔戈莱家族结合的产物。

这两个家族的联合是以一场婚姻为纽带的。当初为了保障新郎新娘的平等地位,双方家长都在纹章问题上锱铢必较了一番。

两边都寸步不让的后果就是,夏维勒-卡尔戈莱家族的纹章如同一个杂货市场的蔬菜篮子。两个家族都尽可能在里面填充了太多属于各自的元素。

“既然陛下为你重新创建了特兰顿的爵位,我认为是时候创造一个符合你英国血统的图案了。”

他其实并不太想承认塞希利娅其实有一半法国血统。

于是塞希利娅开始试图找出自己原有的纹章上必须保留的部分。并摈弃一些过于花哨的部分。

这天,埃斯特子爵又跑出去参加文学沙龙。没了舅舅在一旁胡乱指点,塞希利娅终于可以努力创造一个简洁一些的新家徽。

就在她的纹章工作取得了一定进展时,副管家又进来打断了她。

“请原谅我打扰一下您,小姐。公爵殿下在招待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希望您能去书房和他们进行一下会晤。”

“是哪位客人呢?”塞希利娅一边问询,一边摇铃召唤女仆伊莱莎来为自己换一身见客的裙子。

“从家徽上判断,是从伯林顿伯爵府上来的。”作为王室公爵的副管家,纹章学显然也是他的必修课。

伯林顿伯爵?那岂不就是昨天那位德文郡公爵的叔叔家?

这同时也是埃斯特子爵提到过的德文郡公爵堂兄——威廉勋爵家。

德文郡公爵的祖母是第三代伯林顿伯爵的独生女。她的幼子,也就是德文郡公爵的叔叔,则继承了外祖父的爵位,成为了现在的伯林顿伯爵。

所以他们都属于卡文迪许家族。

在这个家庭里,塞希利娅作为儿童,并没有太多社交。但萨塞克斯公爵和埃斯特子爵都属于社交动物。

不过为了保护塞希利娅纯真无忧的童年生活,他们都尽量不会把社交场上的事带到家里来,更很少要求塞希利娅一起接待公爵级别以下的客人。

无论如何,能在这个时间点上门拜访的,要么身份很高,要么有特殊原因。对王室公爵来说,伯爵并不是一个需要郑重接待的客人,所以塞希利娅判断情况属于后者。

考虑到埃斯特子爵曾试图通过威廉勋爵来促成塞希利娅和卡文迪许家族的地产交易。塞希利娅推测客人就是为此事而来。

塞希利娅很快到达了书房。

她刚敲门进去,就首先闻到了一股女式香粉的味道。香味并不浓烈,却足够呛人。

站在公爵对面的,是一位老态龙钟的老夫人,和一个看上去和塞希利娅差不多年纪的男孩。

塞希利娅首先问候了老夫人,并得知她是伯林顿伯爵夫人。接着老夫人又为塞希利娅介绍了她的小孙子,泽维尔·卡文迪许。

“塞茜,带这位小绅士去花园走走吧。”

萨塞克斯公爵显然要和这位伯爵夫人进行单独会谈。

于是塞希利娅带着一头雾水和一个沉静的男孩又离开了书房。

说实话,塞希利娅并不算一个热情好客的姑娘。她在陌生人面前还是有些拘谨的。

在这位刚认识不久的男孩面前,塞希利娅就没有了对待李斯特的热忱,毕竟不是人人都长着一张,和李斯特一样完全戳中她审美的脸。

平心而论,这位泽维尔小先生的面容虽然稍显稚嫩,却也足够令人侧目了。

只不过和李斯特那种太阳一般张扬、炫目的美貌相比,泽维尔更像高贵优雅的暗夜精灵。仿佛通过他的脸,就能看出他超越年龄的稳重姿态。

毫无疑问,他有着良好的教养和出众的气质。只不过塞希利娅并不喜欢他那张看似完美无瑕的面具。

总之,塞希利娅还是维持着小淑女的姿态,招待泽维尔去花园中享用茶点。泽维尔自然也表现得极为配合。

不论塞希利娅硬着头皮聊起什么话题,他都能自然地接下去。

可能看出她太过

最新小说: 穿成炮灰被听心声:逆风翻盘了 旧日回响[废土]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这婚又不离了?! 帝御无疆 陨落的大师兄 九幽天帝 厄难天书 等你上线 校园超级霸主